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 >> 正文

山东省多数创客靠亲友资金支持 天使投资极少光顾

我要评论来源:株洲新闻网 2020/3/26 1:49:52 

  齐鲁晚报记者张玉岩

  创客们扎堆去北上广深

  “我大哥”都是“天使”,同时也代表了创客的一种无奈,在济南很难找到专业的天使投资机构。创客的“天使”们,大都是互相了解熟悉的亲朋好友。

  与北上广深创业者们不同,他们仅仅依靠一个商业计划书、一个idea就可以融到钱,在山东,创业早期资金大多都是创业者或者家里人自掏腰包。

  “找个会计”创始人苏剑,项目启动资金就是几个合伙人自掏腰包。直到现在,项目已经扩展到济南、青岛、淄博三个城市,但公司仍然没有与外部投资合作。

  说到山东的天使投资,苏剑颇感无奈,总是想用最少的钱占据最多的股份。“曾经有人想用我个人一个月花销都不够的钱,获得公司20%到30%的股权,这怎么能叫投资呢?”而苏剑在与江苏一家投资机构接触时,“找个会计”估值3000万元,投资300万占10%的股权。在创业圈子里,大多数的创客都选择走出山东,到资本更加活跃的北上广深进行融资。

  山东是天使投资的洼地,通过清科集团发布的一些信息就可见一斑。清科集团旗下私募通发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天使投资研究报告》显示,山东2016年一季度天使投资2500万元,项目数只有一起。北京依然是中国天使投资最活跃的地域,投资7 . 47亿元,是山东投资额的近30倍。在投资项目上,北京2016年第一季度中共发生147起天使投资案例,其次是上海与深圳,三地共发生239起投资案例, 占全国总数近七成。

  号称本土天使投资实际上是金融中介

  “天使”不光顾山东,而在省城创客眼中,能让他们认同的天使机构,也为数不多。

  有一些本土天使投资机构实际上是金融中介,他们做的事情就是拿着创客的项目,到外面去找投资。如果找到了资本,金融中介自己又有些余钱,就附带着投入一些。创客对这些金融中介的评价是“不靠谱”。

  山东海右人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是得到认可的、为数不多的天使投资机构之一。从去年下半年成立,目前海右创投已经投资了二三十家公司,1700多万元。

  海右人才创投公司负责人林辉介绍,这些投资的项目里大约有三分之二属于高新技术产业。另外,市场前景好的项目,即便是技术含量不高,也是投资的目标。四年前林辉参与投资的一个项目,经历三年的培育发展才开始回报。

  “项目的成功率不好说,不过我们目前投资的二三十家企业,只有一家企业的产品算是完全失败了。”

  “85后”创业者王泽鸿说,自己从来没敢想能在济南找到天使投资,所以开始就把眼光放到了北上深。2016年1月底,王泽鸿的琅琊射箭俱乐部开始试营业,从第三个月起已实现盈利,预计一年半左右就能收回成本。

  在王泽鸿的计划中,未来要在学校普及射箭运动,为济南的体育事业做点贡献,同时制定了完善而创新的商业模式和商业计划。“我想找一个专业的天使 投资机构,除了资本还能给我其他的帮助。”王泽鸿说,“什么叫天使投资?不光是投钱,还会帮你搭配资源,指出你的不足之处。”而在济南,没有任何一家投资机构可以满足王泽鸿的要求。

  山东的投资机构更青睐成熟型企业

  天使投资,大多是在创客仅有一个idea的时候就开始介入,没有产品和规模,这对于大多数的投资人来说,风险太大。

  在林辉选择的项目里,几乎没有互联网创业项目。“门槛太低,项目蜂拥而上,太容易死。”林辉说。林辉投资的这些项目,大多数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项目。林辉通过去海外和省外的人才交流会,搜罗专业人才,寻找好的投资项目,在自己的孵化器中观察半年,再决定投不投。

  而山东的投资机构有些“保守”,更加青睐成熟型的企业,相比于天使投来说,这样的投资要“靠谱”得多。

  投资保守,与资金来源有很大关系。天使投高风险,一不小心就赔得血本无归,所以民营资本、社会资本做天使投或者种子投的很少。做天使投资最重要的是对亏损要有容忍度。山东虽然不缺资本,但是这些资金大多是社会资金或者国有资本,对收益率都有要求,涉足天使投的就少之又少。

  在林辉看来,天使投需要控制风险,风险控制首先就是要有好的项目源,其次要帮助项目很好地发展。

  “天使投资,不仅仅是投完钱这么简单,需要给这些初创企业提供后续服 务,如果后续服务跟不上,那么风险又高了一分。”所以在海右创投旗下,成立了山东海右科技企业孵化器有限公司和山东智汇人才服务有限公司。依托济南市高新区海右人才引进计划,直接对接省外甚至海外高端人才,吸引他们带着项目回济南落地,同时提供人才、办公场所等后续服务。

  “在济南创业多做接地气的项目”

  “曹操送”创始人魏东,告别“曹操送”后来到北京重新获得融资,开始二次创业“曹操到”。在魏东看来,山东天使投资少,不仅仅是资本的问题,同时也折射出山东靠谱的创业团队不聚集。“聚集效益比较差,创投机构到济南来转一圈,未必能遇上一两个靠谱的创业项目,还不如他们去北上广这些城市开一个会效果来得好。”付出与产值不成正比时,山东自然就成了天使遗忘的角落。

  或许济南的创业项目路演,“演”的成分比较大,一场项目介绍完毕,底下的人都说好,但是就是不投钱,热闹一场过去了,创客其实没有得到什么实质帮助。

  “做天使投资的,只有0 . 2%在济南。”“找化客”创始人崔贝说。崔贝的“找化客”,在想法推出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就从广东的一家投资公司获得300万元天使投资,“基本没有在济南找过投资。”

  把“找化客”总部设在济南的崔贝说:“说实话,有好多次动摇,想把项目迁到别的地方。比如江西一家还不错的孵化机构,只要过去,办公、吃住等全都是免费,还能提供一些政策支持。”

  缺互联网运营人才、缺媒体运行人才,苏剑每天都在想着从哪里把人给撬过来。苏剑也考虑过,是不是要把总部搬到北上广浙。

  在北京开始了二次创业的魏东说:“太超前的创业项目,尽量找主流的市场,互联网的就去北京,金融类的去上海,电商相关的去杭州。在没有商业基因或者供应链优势的情况下,成功是极小概率事件。在济南,就要做一些更接地气的创业尝试,比如餐饮、创意酒吧等。”
相关阅读:
775jb.icu 775jb.icu

分享到: